住家室內設計

關於部落格
住家室內設計
  • 45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安陸“民辦告別廳” 為何死於行政審批

  楚天金報訊 圖為:已被停業的“福壽堂”   文圖/本報記者朱娟娟   人去世後辦喪事三天兩夜,是湖北安陸當地的習俗。然而城區禁鞭,小區內位置不寬敞,當地僅有的一家殯儀館,遠在離市區十公里之外。   今年3月,一家民辦遺體告別廳,在安陸城郊應運而生,卻在4個月後被叫停。當地民政部門的說法是,該機構違反了有關管理規定。   民辦告別廳在安陸還是首家,在全國卻並非首例。幾年前,類似民間殯儀服務公司,在上海、重慶等地早已遍地開花。   一邊是民眾需求,一邊是地方禁止。類似民辦殯儀服務機構,到底能不能辦?社會主體能否分得殯儀服務市場蛋糕?各方各有說法。   民辦告別廳   試營受歡迎終被叫停   兩千餘平方米的院子,一棟兩層小樓刷成淡淡的橘色。若非親身探訪,很難相信這片位於安陸城北郊的場所,幾個月前曾是一家名叫“福壽堂”的民辦告別廳所在地。   11月19日,記者到來時,這裡院門緊閉,只一人在看門。步入其中,可見燃鞭池、停車場、辦公區等。一樓分別是3個弔唁廳,另配有一間可同時容納30多桌的用餐區。二樓則是住宿區。地面,積了厚厚一層灰。   知情者介紹,這家告別廳,系去年10月由當地4名居民合伙籌資修繕而成,今年3月試營業。除了遺體告別,還配套有餐飲、住宿等服務,此前“生意很好,1個月有近10場喪事在這舉辦”。   記者找到籌建人之一黃建利。據介紹,因安陸唯一的殯儀館離市區太遠,黃與其餘幾人發現了商機,籌資100萬元租下了屬於禁鞭區外的這片場地,改建成了“福壽堂”,除了租用弔唁廳費用,再就是餐飲、住宿收費。此外,針對貧困五保戶等困難人群實行減免,“幾個合伙人都是平民老百姓,只想找碗飯吃”。   然而,試營業前後,黃建利等人跑了十多趟,證件一直未能辦下來。僅僅4個月後,他們收到了來自安陸市民政局的《停止營業通知書》。   安陸民政   此舉違反相關管理辦法   今年7月23日,安陸市民政局對“福壽堂”下發《停止營業通知書》,稱由於違反了國務院《殯葬管理條例》及《湖北省殯葬管理辦法》有關規定,責令其停止違法經營。   11月19日,金報記者陪同當地居民來到該市民政局。一位名為張金昌的副局長介紹,因“福壽堂”違反了上述條例,當地居民反映擾民,加之沒辦手續,當地於7月將其取締。   但黃建利等人表示,如有噪音擾民,完全可整改。他們的疑惑是,上述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均未禁止民營機構進入該領域,“福壽堂”試營業前就開始申辦手續,前後跑了20多趟,卻愣是“辦不下來手續”。   據瞭解,根據國務院《殯葬管理條例》,建設殯儀服務站等設施,應由縣級人民政府和設區的市、自治州人民政府的民政部門審批。《湖北省殯葬管理辦法》也規定,建設殯儀服務站、骨灰堂,經鄉鎮人民政府同意後,報縣民政部門審批。   上述行政法規和地方性法規均授予了民政部門在殯葬服務領域的行政審批權。問題就卡在了這裡:安陸的這個民辦告別廳必須通過審批才能合法存在,但它就是通不過審批。   投資的100萬元打了水漂,黃建利等人感到納悶:“我們提出了審批申請,如果民政部門說不能通過,你也得告訴我到底該滿足哪些條件才能通過。”   官方殯儀館   位置偏遠生意慘淡   在黃建利等人看來,他們的民辦告別廳無法獲得當地民政局審批,與屬於民政局二級單位的安陸市殯儀館有關。   據瞭解,1998年進駐當地木梓鄉湯沖村的安陸市殯儀館,是當地唯一一家帶官方性質的殯儀館,距安陸市區十餘公里。金報記者探訪發現,這片占地近3萬平方米的大院子顯得有些冷清。   殯儀館一名負責人介紹,去年,該市民政局投入數百萬元,建設好了數間告別廳、餐廳及住宿設施。今年10月2日,開始第一筆治喪生意。   據介紹,在該館辦喪事,弔唁廳租用280元/天,冰棺租用6元/小時,電子顯示屏收費100元。另有選擇性消費,比如靈堂鮮花佈置在幾千元至幾萬元不等,樂隊每場4000元左右。   該負責人透露,營業一個多月只接了4筆生意。他認為,生意不好與“所處地帶交通不便”有關。   周邊多名村民亦介紹,多年來,前來殯儀館的一般是將死者送來火化安葬,辦喪事的極少過來,“既遠又貴”。   而黃建利等人則認為,他們開的民辦告別廳被叫停,很大一部分原因,是該市殯儀館也要做治喪配套經營服務。   當地居民   民辦治喪場所既近又便宜   據瞭解,安陸市現有人口63萬,年死亡人數在3400人左右。多年來,家屬去世後去哪辦喪事,在當地令人頭疼。   “挺遺憾的”,得知“福壽堂”被取締,家住城區的汪天祝說。今年7月,他的愛人去世,因小區禁鞭且位置狹窄,他們去了“福壽堂”辦喪事。“那裡可以放鞭,飯菜也便宜。”市民周建龍也介紹,今年6月其父病故後,由於親朋好友較多,殯儀館太遠,一家人選擇在“福壽堂”辦喪事,辦下來全家人都比較滿意。   今年8月,安陸市區漢丹路一名80多歲的老人病故,家屬找到“福壽堂”,無奈因“福壽堂”已被取締,只好返回。最後,由於殯儀館位置偏遠,這家人只好在小區違規“搭棚治喪”。   儘管在城區搭棚治喪不合乎規定,但當地不少居民仍選擇在小區“湊合辦”。記者採訪當日,在該市糧食局院內,一個臨時搭就的簡易棚下正好有一場喪事操辦。逝者家屬周女士說,“市殯儀館太遠,不方便”。   在安陸城區,還存在多個類似臨時“治喪點”。安棉社區內一個30多平方米的舊倉庫,平時大門緊閉,一旦社區有人去世,便可借用這裡治喪。“這裡畢竟不方便,”該社區一干部坦言,“普通老百姓沒條件去殯儀館治喪,需要一個離城區近且價格實惠的治喪場所。”   外地政策   民營殯儀機構已常見   據瞭解,2004年《行政許可法》實施後,民政部門對殯葬用品和選擇性殯葬服務的前置審批權被取消,因遺體火化處理涉及衛生防疫等特殊項目外,殯葬用品生產、流通和殯儀服務市場已完全放開,經工商部門註冊登記,不同主體均可平等參與殯葬服務市場競爭。   類似的民營殯儀機構,在武漢市及外省市,也均不鮮見。   早在2010年7月,武漢市首家民營殯儀公司成立,服務單明碼標價,還能設靈堂開追悼會,和殯儀館也形成一定競爭。   在上海、重慶等地,有很多民營殯儀服務公司,有的還租房子設告別廳。民政部門對這些公司統一發證與管理,併進行年檢。   專家說法   適當放開加強引導   對於安陸市民政局的相關做法,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專家喬新生教授分析,相關法規表明,殯葬業管理的主管部門為民政部門,賦予其的是行政許可權,通過行政許可方式管理市場,但並不是允許國有殯葬事業單位壟斷經營。地方民政部門不予批准,是要壟斷殯儀服務市場獲取利潤。依據國家現有行政訴訟法規定,當事人可向法院提出行政訴訟,維護自己的正當權益。   湖北省社科院馮桂林教授指出,十八屆三中全會要求“讓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面對殯儀市場這樣多樣化的市民需求,需多樣化的經營方式,對於遺體火化等政府基本殯葬服務之外的選擇性殯葬服務,不能籠統地將行政審批權轉化為“經營獨占權”。馮教授建議,疏堵結合,適當放開,加強引導與監管,提高整個殯葬行業的服務水平,讓百姓享受到更多樣化更便捷的服務。   (原標題:安陸“民辦告別廳” 為何死於行政審批)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